墨殇

漫威女孩
喜欢Tony
喜欢EC
喜欢所有宠妮妮的人
All妮党不接受反驳
不吃盾冬,不需要安利。
不要ky
杂食党可以安利呦(除盾冬)

盾铁 虫铁父子向 此去经年 ABO HE all 铁向 内战

             Part 10 上
  
  警告
  本章涉及主要人物精神压力 接近爆表
   血腥暴力场景
  未成年人遭到暴力
  雷者远离
  没有龙虾肉
  
    他此刻在绑架犯手里。
  
  这个人叫Jhon,他没有办法不记住,因为那个人是个变 态。

  他在自己面前拿无辜的人做实验。
  
  而这个混 蛋每做一次就说一次他自己的名字,他想不记住都难。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个地方被关了多少天了。
  
  而这家伙是个变 态,彻头彻尾的疯 子。
  
  而他最近似乎不再研究实验这件事了,而是别的事。
  
  精力明显没有像以前那么放在以折磨他的意志为乐了。
  
  难道在修理Mark 43?
  
  对了,这个变 态每天晚上都回来到主卧和他一起睡觉,这几天,他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机油味。
  
  
  通过Jarvis他可以确定这个变 态居然真的在修理的Mark 43。
  
  真是不可思议,他竟然也会懂?
  
  Jarvis 早就上线了,可他的信号被屏蔽了,这里虽然有无线局域网,但是密码是流动的,没了Tony, Jarvis 根本解不开,没有办法向外面传递信息。
  
  到今天为止,这个Jhon已经初步卸下防备了。
  
  Tony 打算逃跑。
  
  这个地方这么隐蔽,光想着等待救援怕是不可能了。
  
  只有靠自己了。
  
  他的房间在这个别墅的顶层,说实在的,这个家伙可真是自己的狂热粉丝。
  
  和他的自我介绍一样。
  
  这个别墅和Tony 的那个当初的是一模一样的。
  
  布局,构造,没有人比Tony 更清楚了。
  
  可能这里唯一没有的,就是没有Jarvis 。
  
  这个家伙还没有聪明到能自己创造出AI来。
  
  关押他的房间是主卧,而他的战甲在地下室。
  
   这个距离可有点远啊。
  
  他要怎么办,这个地方应该是被屏蔽了信号的。
  
  战甲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召唤的。
  
  单靠自己用意念指来指去是不可能做到把战甲穿身上的。
  
  何况还有浪子的那个例外。
  
  他可不想Mark 43往这边飞的时候撞到什么引发警报,到时候可有他苦头吃了。
  
  而且他还要把那些无辜的人救出去。
  
  Jhon似乎在用他们做实验。
  
  他是不可能让他再继续下去的了。
  
  这个婊 子养的混 蛋。
  
   那么,今晚,先灌醉他吧。
  
  “Jhon!”
  
  Tony 冲楼下喊了一声。
  
  等了一会。
  
  “What?”
  
  从楼下传来回答。
  
  “我想喝酒。”
  
  “别来烦我,我正在忙。”
  
  “我真的想和你喝一杯。”
  
  一片沉默。
  
  “好吧,不过,你今天怪怪的。你平常不会和我主动说话的。我警告你,不要想着逃跑,我和你说过了,逃跑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已经开始怀疑了吗?
  
  你的疑心可真重,但是我跑出去了你还能找到我吗?
  
  等着你的老巢被一锅端吧!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逃跑,我只是想单纯的喝一杯。”
  
  “好吧。”
  
  不要奇怪为什么Jhon 与他的谈话为什么这么和谐。
  
  除了离开这和进入地下室,Jhon 允许他去任何地方,也满足他的任何需求,换句话来讲,除了会被强迫看他拿人做实验,没有自由,没有电子娱乐方式,Tony 一点也不像被绑架了。
  
  
  
  等待的过程中,Tony 忽然回想起了第一次被迫观看实验的过程。
  
  又来了,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第一回被迫看Jhon做人体实验的时候,Tony 就晕过去了。
  
  一大块玻璃幕墙之后,是一个纯白的实验室。
  
  一个人,不一个孩子,浑身赤裸的躺在解刨台上。
  
  Jhon 优雅的走过去,动作熟练的拿起解刨刀。
  
  对着那张充满恐惧的脸,诡异的笑。
  
  然后,毫不犹豫地下刀。
  
  隔着墙Tony 也能听到受害者的惨叫声。
  
  他的身体被划开,血肉外翻。
  
  鲜红色的血流了满地。
  
  还有一些喷溅到各处。
  
  有一些就喷到Tony 面前的玻璃墙上。
  
  Tony 吓得闭紧了眼。
  
  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然后尖叫声一声比一声大,混着小孩子的哭声。
  
  Tony拼命的捂住耳朵,拼命挣扎,但是他被锁在了凳子和桌子之间。
  
  他动弹不得。
  
  “No,please,nope,no!”
  
  泪水不断的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他却像感觉不到一样,擦也不擦。
  
  血,
  
  满地的血。
  
  尖叫。
  
  嚎哭!
  
  等到尖叫声逐渐消失的时候,Tony 才敢睁开眼。
  
  一睁眼,Jhon 拎着那个受害者的头发,贴着玻璃幕墙,站在他面前。
  
  Tony 吓得几乎要失去意识。
  
  那个受害者,是个不足十岁的孩子。
  
  他已经奄奄一息,面色苍白。
  
  看到了他,却还是努力扯开嘴角。
  
  “Iron Man,你来…来…救我…”了吗?
  
  话还没有说完,孩子就断气了。
  
  “No!”
  
  Tony 急红了眼,他不顾一切的冲出了枷锁,却因为隔着墙壁,触碰不到孩子。
  
  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失去支撑之后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
  
  孩子除了头以下,已经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
  
  
  泪水混合着他的骄傲,他身为一个有能力者的尊严。
  
  滑落在地。
  
  就像Peter 说过的那样。
  
  
  那个孩子身后就是关押受害者的笼子,里面有男有女,他们绝望的看着Tony 。
  
  其中有一个,是那个孩子的母亲。
  
  她已经哭晕过去了,但他们似乎都说不了话。
  
  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很恨自己没有办法保护那个孩子,那些被抓来做实验的人有很多人都认出了他,但他们早就不能说话。
  
  甚至做不到用嘴巴来表达自己的痛苦。
  
  但每一个眼神中都是绝望,恐惧,痛苦。
  
  还有,
  
  谴责。
  
  他们每一个都张开了嘴,似乎都在说。
  
  “你为什么不救我?”
  
  “你不是英雄吗?”
  
  “Iron Man!”
  
  “求求你,救救我!”
  
  “这太痛苦了!”
  
  “就我出去,求求你!”
  
   “上帝啊!救救我吧!我做错了什么!”
  
  每一个,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在这么说!
  
  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他们在盯着他,他堵住耳朵的时候他们在他脑海里大吼。
  
  无孔不入。
  
  他们每一个都在诉说着,Tony Stark ,你不配做英雄!
  
  你为什么不救我们?
  
  不,不,不!
  
  我尝试了!
  
  我尝试了!
  
  我有努力!
  
  不要再说下去了!
  
  第一次被迫观看是以Tony 拿头猛地撞上玻璃幕墙而晕倒结束的。
  
  
  
  Tony 昏过去之后没有看见那个孩子的异变。
  
  那个孩子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还原。
  
  伤口处都是红色的如同熔岩一般的液体。
  
  Jhon 见到这个场景,满意的笑了。
  
  孩子的身体忽然开始不稳定,眼睛猛地睁开, 是血红色的。
  
  而且他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
  
  Jhon 的笑容僵在脸上。
  
  “Shit!又失败了!”
  
  他迅速按下实验台的一个按钮,一个一个机械臂夹住那个孩子,毫不留情的咔嚓一下把孩子的头斩断了。
  
  那些人全都木木的蜷缩在笼子里,除了那个孩子的母亲。
  
  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一个生命又一次的消失没有激起他们任何的恐惧,痛苦。
  
  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Jhon 走出了实验室,抱起了昏过去的Tony 。
  
  亲了亲他的头。
  
  “很快就好了,很快就好了。”
  
  “我一定要让你变得完美的!”
  
  而Tony 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TBC
  
  嗯,延禧攻略已经看完了。
   这章一如既往的致郁。
  大后天正式开学了 ,
  又要忙起来了。
  
  另
  刚才发的那个顺序上,逻辑上都不行
  我重新改了一下
  
  先这样吧,晚安,有什么错误明天再改

评论(4)

热度(41)